• <th id="4anuj"></th>

    <progress id="4anuj"><track id="4anuj"></track></progress>
    <dd id="4anuj"><track id="4anuj"></track></dd>
    1.     首頁 > 綜合新聞 > 正文

      一代“曲劇皇后”——張新芳

      2017-11-08 20:33:00   來源:   作者:朱可錚 趙成現

              鄧州網訊 (記者 朱可錚 趙成現)2017年1月10日晚,鄧州市舉行了“張新芳曲劇藝術研究院”“張新芳曲劇團”揭牌儀式。河南省、鄧州市領導以及省市曲劇院團領導、藝術家、張新芳弟子等前來祝賀。這是為了紀念河南曲劇舞臺上最早登上舞臺的女演員、曲劇大師張新芳,傳承和弘揚曲劇“張派藝術”的一項重要活動。
             揭牌儀式結束后,演出了“張派”經典大戲《陳三兩》。張新芳的兩位親傳弟子共同飾演“陳三兩”,高亢粗獷、雄渾悲壯的曲劇“張派”唱腔響徹上空,一些張派的“票友”一邊如醉如癡地聽戲,一邊感慨道:“‘張新芳’又回來啦!”
             一代“曲劇皇后”張新芳,鄧州人。她7歲學習大調曲,8歲時開始登臺演出,9歲時就被人們稱為“九歲紅”。“九歲紅,喊一腔,一下迷了八道崗”的口諺在當時廣為流傳。她首先打破曲劇男扮女裝的傳統,開創女扮女角的先例,成為曲劇最早登上舞臺的女演員。她在保持曲劇傳統風格的基礎上,成功地吸收兄弟劇種的唱腔藝術,創造性地豐富了曲劇的藝術內涵,拓展了曲劇的表演領域和流行地域,成為河南曲劇發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1959年,毛主席觀看了她主演的《陳三兩》后大加贊賞,梅蘭芳、田漢等戲劇界知名人士也給予了高度評價。《陳三兩》曾被多種劇種移植與搬演,并由長春電影制片廠于1958年拍攝成戲曲藝術片。
             2006年8月1日,“曲劇皇后”張新芳在鄭州去世,享年79歲。
             近日,記者一行來到張新芳的家鄉張村鎮,就她的生平和趣聞軼事進行了走訪。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張新芳隨著母親從周口一帶逃荒到鄧州市文渠鎮馬莊村后張營,一個張姓喪妻的村民收留了她們,本來就不富足的張家日子更加艱難。張新芳當時沒有大名,村里的人都稱她為“小張女”。后來張村鄉斜廟村一個外科大夫到后張營出診,聽說小張女一家日子極其拮據,就從中做媒說合把年幼的小張女介紹給本村一個叫陳滿倉的人做童養媳。陳滿倉當時給張村鎮長李化云當護兵,腰里整天掛著盒子槍,耀武揚威的也算一個有頭有臉的人物,娶小張女做童養媳后,也沒有虧待過張新芳。
             小張女天生聰穎,有一副好嗓子,喜愛戲曲,只要村里有說書賣唱的,小張女必定到場,并且聽一遍就能夠學唱。特別是梁莊寺農歷二月十九廟會,要唱三天大戲,小張女就是三天不吃不喝,也要場場從頭看到尾,看后就學唱,并且惟妙惟肖,甚至超越臺上演員的唱功。那些年月,到了夏天,就要割草喂牲口,小張女同村里的孩子一起到地里割草,一邊割草,一邊哼唱,直聽得割草的同伴都放下鐮刀,無心割草。后來,同伴們提議,讓小張女盡情唱,大家幫她割草。這樣,大家在快樂中勞動,小張女也在勞動中提升了唱功。
             當年張村路莊村有一個叫路興昌的年輕人,喜歡拉弦子,但是迫于生計,十幾歲就走村串鄉去賣油鹽維持生活。路興昌挑著油鹽挑子,帶著大弦,遇到一個村莊就用拉大弦招徠顧客。每每進入斜廟村,小張女總是第一個圍到路興昌跟前聽他拉大弦,聽著聽著,小張女就不由自主地跟隨著弦子唱起來。路興昌大弦拉得好,小張女戲唱得好,村民們聽后無不拍手稱快。這小張女也是膽子大,路興昌來的次數多了,就干脆跟隨著路興昌一起走村串鄉唱起來,二人合作得天衣無縫。那時的陳滿倉整天忙于公事,也無心過問小張女的事。
             一天,小張女與路興昌一起正在南湖村一個小地主家唱戲,一個與陳滿倉一起當護兵的兄弟看到后,當場掏出盒子槍對天放了兩槍,警告小張女說,以后再見她唱戲,就槍斃她。因為在那個社會,唱戲的、剃頭的、吹響手的、修腳的都屬于“下九流”,會這類手藝的人大家覺得會傷風敗俗,并且死后不準進祖墳。陳滿倉的家人知道后就把小張女關在家里不準出門,準備勒死小張女。陳滿倉聽說后就趕緊回到家里,央求陳家族人說,小張女是自己的童養媳,處理小張女的事情由他自己來解決。因為陳滿倉不忍心毀掉一個正在怒放的花朵,他哄騙家人說把小張女送到厚坡一個遠門親戚家,讓他們賣掉小張女。正直的陳滿倉并沒有把小張女送到厚坡的什么親戚家,而是從厚坡一直送到李官橋,然后托付給到河口去拉大米的車隊,讓車把手們一定把小張女捎到河口。車把手們見陳滿倉腰里掛著盒子槍,也不敢不答應。
             小張女獲得自由后,就在湖北河口街頭賣唱,期間與老家是淅川厚坡的劉道德重新組建了家庭,后來在襄陽一帶加入了國民黨的文工團,以后在漯河、開封等處唱紅。
             新中國成立后,小張女被譽為“曲劇皇后”,但是不忘家鄉,多次回家探訪親友,并且不忘陳滿倉救命之恩,只要回到老家就到斜廟看望滿倉,還從經濟上資助滿倉,在家鄉傳為美談。
             1961年春天,張新芳回到張村,應家鄉父老鄉親的要求,在張村唱自己的代表作《陳三兩》。起初地點定在張村五中大禮堂,但是考慮觀眾太多,怕發生意外事故,就把地點改在南大門的戲樓。戲樓面積雖大,但是最終還是被熱情的觀眾擠倒了院墻。唱戲之前,鄉政府想找個拉大弦的配合一下,人們推薦了五湖村拉大弦的李根謙,但是李根謙的弦子總是跟不上張新芳的唱,一場沒有唱完,李根謙就拉不下去了。于是,激情滿懷的人們就到十林王河村請來了拉大弦的瞎娃兒。這瞎娃兒是方圓百里拉大弦的能手,據說在一次千人大會上,瞎娃兒拉著拉著,興致高昂,情急之下故意摳斷一根弦子,然后用一根弦子拉出了兩根弦子的音,博得臺下雷鳴般的掌聲。請來瞎娃兒后,張新芳與瞎娃兒配合得珠聯璧合、美妙絕倫,為家鄉人民奉獻了一場豐盛的曲劇大餐。時至今日,親自看過張新芳唱戲的人們還是念念不忘,感慨連連。
             張新芳每次回家,都得到了家鄉“父母官”的款待,老百姓對她的那種熱情和百般熱愛也讓她感激涕零。她在多個場合告訴家鄉的人,如果有機會到鄭州,一定要到她的家中坐坐。
             1971年秋天,在鄧縣宣傳部工作的海本立與時任張村鄉書記的張書夢等一起去鄭州參加會議,想專門拜訪張新芳。當天下午,海本立一行把隨身物品放到河南飯店后,就一路打聽到張新芳居住的河南曲劇團大院。在見到張新芳的丈夫劉道德后,海本立一行就問:“張老師在不在家?”劉道德說:“不在。”問什么時間回來,劉道德說:“不一定,她很忙。”
             海本立一行吃了個“閉門羹”,灰溜溜地回到河南飯店。快到傍晚時分,劉道德騎著自行車,急急忙忙地趕到河南飯店,見著海本立幾個就一聲一個“爺們哪,趕緊一起到家吧,老張把我罵得狗血噴頭,說我不知好歹,慢待了老家人。”
             海本立幾個立刻來到張新芳家里,看到張新芳正系著圍裙親自下廚炒菜,劉道德每端上一個菜,都要大聲夸道:“這是老張拿手的家鄉菜!大家好好品嘗。”
             海本立每每談到此處,就禁不住哈哈大笑,說:“你們不知道,唱戲出身的劉道德那天很狼狽,就是一個活脫脫的‘三花臉’。”?
             原來,張新芳臨出門上班就告訴劉道德,說家鄉如果有人來,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告訴她。沒有按照張新芳“指示”而慢待家鄉人的劉道德吃了怎樣的數落就不得而知。
             張新芳出名后,各地前來邀請她演出的人和單位比較多。無論再苦再累,只要是鄧州人來請,她一定會推掉其他場約,回到家鄉為父老鄉親演出。有一次,她在家鄉的一場演出中,由于觀眾場場爆滿,張新芳過度勞累,嗓音嘶啞,團里就讓她的弟子上臺替她演出。等她的弟子上臺還沒有唱兩分鐘,就被觀眾的倒喝彩攆下了臺。年輕的弟子哪能受得了這種待遇,嚎啕大哭,竟然哭花了臉……
             在觀眾此起彼伏的倒喝彩聲中,無奈,張新芳只得忍著勞累重新上臺。此時的觀眾一看到張新芳上了臺,熱情的掌聲響個不停,大家把手都拍疼了。觀眾說,張新芳的戲咋看都喜歡,都不厭煩……
             2006年5月,在舉行的首屆河南曲劇藝術節上,張新芳被授予“河南曲劇藝術家終身榮譽獎”。在藝術節閉幕式上,張新芳為觀眾獻上了《陳三兩》《秦香蓮》中的經典唱段。面對千名觀眾經久不息的掌聲,張新芳動情地說:“我今年79歲了,但只要還有一點力量,我就要演下去,獻給我的戲迷們。”沒想到,這竟然成了她永遠的絕唱。
             在鄧州人眼里,張新芳永遠是鄧州人的驕傲,是大家心目中永遠的“曲劇皇后”。

      采訪對象:
          馬德民,文渠鎮馬莊人,現年86歲,與張新芳同村。
          楊永錄,張村鎮五湖人,現年77歲,退休教師,與陳滿倉同村。
          海本立,張村鎮張北人,現年88歲,退休干部,1971年到鄭州張新芳家里做過客。
          朱興安,市區人,現年72歲,文化戰線退休干部,多次與張新芳有業務交往。

      相關熱詞搜索:曲劇 皇后 一代

      上一篇:依托“仲景”品牌 打造魅力張寨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美女没穿衣服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