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ohmgz"><div id="ohmgz"></div></mark>
    1. <mark id="ohmgz"></mark>
    2. <source id="ohmgz"></source>
    3. <u id="ohmgz"><tr id="ohmgz"></tr></u>

    4. <video id="ohmgz"><mark id="ohmgz"></mark></video>
    5.     首頁 > 綜合新聞 > 正文

      鐘靈毓秀話高集

      2017-11-08 20:37:48   來源:   作者:高玉曉 高 雪

              在浩浩八百里伏牛山的山尾、南水北調渠首地區,素有“丹水明珠”之稱的鄧州市西部,有一塊風水寶地——高集。走進這里,遠望有六山屏列,七水環流,俯首腳下,龍崗秀麗。古地志上記載這里:“龍氣回蕩,有真龍脈穴”,即盛贊高集有真山真水的靈氣。古往今來,不少名人志士,代代訪幽探勝,留下了諸多豐厚的文化積淀。
             高集,在市區西16.5公里處。清初,高姓兄弟二人由趙集堤南高遷至此處,清中期成集,故名高集。這里呈東西向,沿陶岔公路發展,沿公路為新街,兩側有鎮政府、郵電所、銀行等。高集歷史悠久,現有市文物保護單位多處,如代崗墾荒紀念碑,明池的漢、明擒虎城和鄧州古八景之一的紅崖勝概。還有臥龍崗、斬龍溝、娘娘墳、復興公園、綿羊潭等十余處美景。
             在高集,這些古代傳統文化滋養著代代村民,世世相傳。其中最著名的一處傳說景點就是位于高集鎮代崗村、刁河南岸彎環段鄰水處的陡峭岸壁上,在這里有三個巨大的深洞,洞內可站幾百人。古傳說是藏龍洞,又因為這里土色深紅,人稱紅崖龍洞。紅崖洞懸崖下水流湍急、波濤翻涌,陽光返照,洞口有五色彩光閃耀,崖邊又有松林、寺廟遮掩,近聽有如撞鐘擊鼓的濤聲,景色無比壯觀,因此成為古代鄧州八大景觀之一,名為紅崖勝概。在一個故事中曾這樣描寫道:見說洲西境,紅崖刁水灣;谷幽奇羽翻,梁迥漫潺湲;夕磐松風落,朝霞僧寺間;年豐期戶足,童耋往俱還。
             還有個傳說,人們為了紀念大禹降龍治水的功勞,在刁河南岸崗坡修建一座禹王廟,鎮龍壓災,永保刁河兩岸太平。而那三個牽纓縛龍的木樁,人們也稱神釘,這三個釘木樁的地方就是現在的大丁營、小丁營和丁莊。清朝道光年間,鄧州知州易良俶曾游歷紅崖,作詩一首:萬尺珊瑚樹峻崖,百盤玳瑁此中排。烘爐煉就朱砂壁,危石推成翠玉街。路轉醉鄉神若鶩,地存古剎景更佳。往來多少留題客,貪看秋山過水涯。易良俶的詩與前面我們所說的古詩,從不同角度贊美了紅崖、紅崖洞和紅崖洞周圍的景色。尤其是“朝霞僧寺間”和“地存古剎景更佳”兩句,充分說明了清朝道光年間這里的禹王廟香火旺盛,是一處旅游勝地,同時還相傳八仙之一的韓湘子曾在里面帶發修行。除了這些豐富的神話傳說以外,在高集真正值得一提的是它的移民文化。
             高集現有7萬余人,23個行政村,兩個移民村,158個自然村。據《高集志》和《地名志》記載,元末明初僅有沈堂、野雞、王營、楊營、張營等十幾個自然村為原住居民外,其他大部分自然村為明清時期移民繁衍發展而來的。
             在高集悠久的移民歷史中,第一次集中的移民是在抗戰時期。1938年,國民黨為了遲滯日軍進攻的步伐,炸開花園口,導致黃河改道,泛濫成災,于是黃河泛濫區出現大量難民。河南省人民政府為了解決難民問題,就在鄧州匪患嚴重的高集設立了墾荒處,把難民集中到這里來墾荒,共建墾荒民宅1000余所,安置難民5000人左右,分了3個大村、4個小村,比如說現在的明池就是當時移民為村子起名“明恥”,意思是不忘國恥,后來抗日戰爭勝利,災民陸續返鄉,鄰村村民遷入,上世紀50年代開挖蓄水池,村名諧名明池。
             高集的第二次集中移民是在上世紀70年代。他年更立西江壁,指揮江流向北京。上世紀70年代初,毛澤東主席提出“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借一點來是可以的……”南水北調這一宏大的戰略構想就這樣被提了出來。面對地圖,毛澤東在丹江匯入漢江的丹江口處做下標記,丹江口水利樞紐成了南水北調的水源地。丹江口水庫截漢水、丹江兩條河流,淹沒涉及湖北、河南兩省,總計需38萬人大移民。
             1971年春,由于丹江口庫區水位上升,淅川縣城關、宋灣兩個地方共11927人遷至鄧州,其中遷到高集的有786人,袁莊、黃龍、呂堂等9個村子建成5個生產隊來接收移民。
             2008年,河南啟動南水北調丹江口庫區試點移民,揭開了16.2萬農村移民安置工作,這也是高集歷史上第三次大規模的集中移民。2011年6月,淅川縣大石橋鄉1900人順利入高集,在高集鎮東西分別形成兩個新型移民社區。“晉豫同根風雨共,淅鄧一脈血肉連”,同為楚文化,淅川移民與鄧州本地人在生產生活、傳統節日、親屬稱謂等風俗大部分一致,但還有差異。移民與本地居民共同生活,互相影響并改變著。
             移民,幾乎是每個大型水利工程不能回避的一個難題。人是文化的載體,人的流動、遷徙意味著文化的流動、遷徙,從某種意義上講,所有的移民就是一種從原居住地到安置地的文化遷徙、融合過程。在高集長期接收移民的過程中,廣大干群展示出了顧全大局、無私奉獻、團結拼搏、攻堅克難的可貴精神,體現了高集人民為國分憂、勇于擔責的大局觀念,海納百川、開放包容的博大情懷。
             今天的高集,既流傳著豐富的人文歷史傳說,還有享譽省內外的各種土特產,使全鎮經濟的發展更加繁榮。

      相關熱詞搜索:高集

      上一篇:鄧青瓷僅次于“五大官窯” 鄧州城出土鄧瓷 兩位專家有說辭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美女没穿衣服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