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4anuj"></th>

    <progress id="4anuj"><track id="4anuj"></track></progress>
    <dd id="4anuj"><track id="4anuj"></track></dd>
    1.     首頁 > 湍韻 > 正文

      懷舊:我們的難舍情結

      2018-01-31 18:54:31   來源:鄧州網   作者:王光海

              昨天,讀到了詩人翟文杰的《我把故鄉弄丟了》:“村莊丟失了長滿莊稼的田野/最后,村莊又被城市弄丟了/連同屋脊上的小獸和炊煙/河水弄丟了身邊纖弱的蘆葦/小河床丟失了涓涓細流/連同泥鰍、黃鱔和幾聲蛙鳴/大卡車弄丟了小石橋/連同橋欄上流云般的花紋/橋面上奔跑的碎步子和豆子般的笑聲……”詩人翟文杰的詩歌扎根土地面向炊煙,懷著深沉的大地之情。善于用鏡頭般的詩意語言客觀呈現真實的生活,飽含著悲憫的人文情懷和對現實的無奈哀嘆。
              近段時間,還讀了幾篇文章。井子先老師的《孩提時期過年的最初記憶》,充滿了對舊時故鄉過年的懷念;辛廉頗《手機照片的故事》表達的是對故鄉人的懷念:“當年的發小,如今身居鄭州市遠方的‘老’朋友!你可安好!”畢祖金《 故鄉的燈火》表達的是對故鄉物的懷念:“故鄉于我,隨著時光漸遠,依舊那樣生態原始,淳樸自然。更時常不忘的,還有故鄉的燈火,它是故鄉的眼睛,也是故鄉的靈魂。我對故鄉的記憶便從她的眼睛開始,直至繞不開她的靈魂。”作家張書勇《夢里依稀農民淚》表達的是對故鄉風土人情的懷念:“當我們回到農村老家,站在那滄海桑田般變幻過了的麥場上、石碾旁、古井前,我們是否會感到百感交集,是否會感到無語凝噎?”
              他們的文章具有強烈的懷舊特點,他們在創作題材上以回憶為主,融合著他們在成長過程中的生活經驗和獨特感受。井子先老師說:“我寫的文章都是懷舊的。老了,懷舊是一種情懷,是一種年齡特征。那種忘了年齡、忘了過去的說法,是一種奢求。經歷是財富,誰舍得把財富扔掉啊!戊戌年春節就要到了,在這里,把那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我最初過年的記憶獻給我的親人們,珍惜當今,過好幸福的每一天!”
              我突然覺得,“懷舊”成了一個時尚的詞匯,也成了人們的一種心理需求。不知不覺間,人們變得特別懷舊:懷念一縷陽光,懷念一個物品,懷念一群人,懷念一種味道,懷念一種感覺……或許因為熟悉已被距離隔斷,一切都變得遙不可及,漸行漸遠,悵然若失。
              懷舊,是一種對過去苦樂參半的渴望, 是一種自我相關的社會情感,是文學作品一個永恒的母題。中國“懷舊”文化源遠流長。《尚書》的“天地祭禮”“祖先祭禮”,《論語》中對西周禮樂倫理制度的推崇和對道德風尚標準的贊美,《離騷》《詩經》留給后世的政治藍圖和文藝境界確立了后世知識分子“回歸古代”和“回歸自然”的心理認同。陶淵明塑造的“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的類似于西方的“伊甸園”和“理想國”的“桃花源”,便是“回歸古代”和“回歸自然”的,這種深層的心理結構規范著整個民族的文化認同和道德倫理認同。有人從中悟出親情不變,有人從中窺見家國變遷,還有人感慨時間是把“殺豬刀”,大發“人生天地間,如白駒過隙,忽然而已”之嘆。一首《時間都去哪兒了》曾讓億萬人為之“淚奔”,懷念兒時風物,追憶青春時光。
              “我想記述的是那些沉淀在時間深處的日常生活,它們是那樣的生動活潑,它們具有某種強大的真實……它們曾經和生命共浮沉,生命消亡了,它們脫離了出來,附身于新的生命,重新開始。”女作家魏微表達了我們的共同心聲。懷舊是一種積極思考的形式與一種復雜的情感, 它可以來源于過去的事物、人或經歷。
              前段時間,朋友圈都被18歲照片刷了屏,由頭是最后一批90后已經全部成年。這一現象的背后是人們懷舊情結的集體迸發。追憶歲月,感嘆芳華,觸動了很多人的心弦。這種集體性懷舊,也伴隨著《小芳》《水手》等老歌,引起了80后的強烈共鳴。于是有人感嘆,白衣飄飄的年代啊,是再也不會回來了。
              我們以前寫情書,都是用筆一字一句端端正正地寫在灑有香水的信紙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折好,偷偷地塞進心愛的女孩的抽屜里,然后傻傻地等待著她的回信;我們以前想要對心愛的女孩說句話,要在食堂門口等一個多小時,然后鼓起勇氣紅著臉約她周末到涼亭上看星星;我們以前和女孩子出去游玩,要騎著那輛向好友借來的破舊自行車,到很遠很遠的海邊去看海,然后大膽地牽著她的手,跳過泥濘的濕地。
              可是現在,哪里有人還會一筆一畫地寫情書給女孩子呢?手指敲敲,一個E-mail就搞定了;想要對女孩子說話,微信視頻就OK了;周末約會,電影院、游樂場、商場,大把大把的地方可以去……
              我們也會懷念那些早已模糊的過去:“睡在我上鋪的兄弟/睡在我寂寞的回憶/那些日子里你總說起的女孩是否送了你她的發帶/你說每當你回頭看夕陽紅/每當你又聽到晚鐘/從前的點點滴滴會涌起/在你來不及難過的心里。”這些陪伴我們成長的音樂正如陳年醞釀的美酒,存封時間越長越香醇。
              在今天,懷舊能給人以舒適、親切等真性情感,是人的內心的庇護所,已經成為一種正常的人類反應和一種社會學現象,既帶有濃烈的個人特征,也具有普遍的社會意義。以至于有人感嘆說懷舊是人類的天性,像那浩如煙海的典籍,那林林總總的博物館,都是人類懷舊的杰作。人生每天都在創新,又每天都在懷舊。
              懷舊成了人們的一種揮之不去的難舍情結。
       

      相關熱詞搜索:情結

      上一篇:山路彎彎
      下一篇:鄧縣縣城印象記

      分享到: 收藏
      美女没穿衣服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