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ohmgz"><div id="ohmgz"></div></mark>
    1. <mark id="ohmgz"></mark>
    2. <source id="ohmgz"></source>
    3. <u id="ohmgz"><tr id="ohmgz"></tr></u>

    4. <video id="ohmgz"><mark id="ohmgz"></mark></video>
    5.     首頁 > 湍韻 > 正文

      匆匆那年

      2018-02-02 19:41:38   來源:鄧州網   作者:鄭江濤

              屈指算來,1991年的高考已過去二十六個春秋矣。回首遙望,歲月的云煙迷茫,記憶遙遠而清晰,溫暖又悵惘……
              彼時二高中大門朝南,出門是幾家飯鋪,專為學生服務,那里的油烙饃綿軟可口,讓我印象頗深。帥帥的年輕老板,手起刀落,烙饃在砧板上起伏跳躍,瞬間被分割成數塊,再用刀鏟起,扔于秤盤之上,往往不差分毫。往東經過現在的湍河一初中,向北拐向七里河堤,河堤兩旁長滿高高的芭茅,行人皆被遮擋不見。河堤盡頭便到了七里橋,走過大橋,便是我的家了。這就是我走了三年的高中求學之路。
              進入高三,氣氛驟然緊張,決定人生命運的大考前,每個人都不敢有一絲的懈怠。教室的燈光一直亮到夜里十點,電燈熄滅后,又亮起了熒熒燭光,我的一位同學曾向我展示他買的一大把蠟燭,顯示著一種決絕的堅定信心。我沒有買過蠟燭,我的瞌睡多,電燈熄滅后我就去休息了。三四十個學生住三間大寢室,上下鋪,過道總是濕黏黏的。
              繁重的學業和如山的壓力,同學們都在艱難地負重前行。而青春的激情卻也在不管不顧地噴發著,有時候幾乎要毀滅那些有些幼稚的青春個體了。我的同學岳萬超就經歷了一場“感情危機”。
              萬超同學我本來不熟悉,我走讀,時間有限,和大家私下的交往偏少,一次調整座位,我們很偶然地坐了同桌。萬超臉色蒼白,胡子倒旺實,也不修理,頭發自然卷曲,貼在頭上。常穿件棉襖外套一件卦子,也不扣扣子,常常把襖子一折,兩手一抄抱在肚子上,倒是一副樸實的老農形象。一個晚自習上,萬超掀開一本學習資料的扉頁指給我看,上面用鋼筆一個挨一個寫滿了“張”字,我詫異不解,他向我講述了自己一段只有開頭沒有結尾的愛情故事。
              姑娘叫張玉芝,是萬超家前院鄰居,年齡差不多,姑娘長得粉面桃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估計是無意的哪一個笑靨或者一句蜜語,觸動了萬超同學那顆少男之心,從此寤寐思服、輾轉反側、徹夜不眠。張姑娘的魅力壓倒了學習,壓倒了高考,壓倒了一切,成了萬超無法逾越的溝塹。萬超也是被人生的第一場突如其來的愛情沖昏了頭腦,遂將自己的愛慕之情,相思之苦,欲結連理之意,修書一封,痛快地表達一番,寄回老家“張”姑娘那里去了。
              信寄出后自然是另一番折磨:忐忑、后悔、后怕,還猜測著可能出現的意外驚喜,種種猜想伴隨著萬超度過一個又一個不眠之夜, 萬超的臉更蒼白,胡子更醒目了。
              兩個星期,什么也沒有發生,又到了萬超回家取錢糧的時候。怕啥來啥,玉芝姑娘正好在家門口玩,看見萬超,還像往常一樣說話打招呼,萬超懸著的一顆心稍稍放下。那時時間慢,車馬慢,萬超的求愛信也慢,看來還沒送達。此刻萬超寧愿郵遞員失職,那封信丟了最好。正在這時,“嘀鈴鈴”,一陣自行車鈴聲,郵遞員駕到,“張玉芝的信!”世界上只有萬超最清楚這封信的內容,他倉皇回家,再也不出門了。
              天黑了,吃晚飯的時候,“張”姑娘的父親走進了萬超家,看了一眼埋頭吃飯的萬超,到廚房和他父母說話去了。萬超是被母親數落了一夜,第二天天不亮就逃出了村莊——萬超的愛情無疾而終。
              高考前一個月,每天早自習后,我都帶著政治課本,奔跑到七里河邊,坐在堤岸上,面向太陽升起的東方背書。堤上青草葳蕤,晶瑩的露珠掛在草尖上,遠方河道拐彎處,有一片茂密的楊樹林,我的同學李清波就是從那里縱身一躍,游向了另一個世界。太陽從河面上升起,金光閃閃,河風清涼,我高聲背誦,仿佛我的青春正和太陽一起上升……
              1991年7月6日上午,考場在市第一小學,第一科考的是語文。畢竟是關系人生命運的大考,我緊張得出了一身汗,直到開考半個小時后才平復下來。我的語文成績一直很好,結果那一年我只考了80分,而不少當年落榜的同學語文都考到95分以上。至今還記得,那年的閱讀題目是關于紀念托爾斯泰誕辰100周年的一篇文章。
              三天的考試很快過去,我人生的歷史翻過了重要的一頁。高考結束后的一個傍晚,萬超來到我家,我們倆拎張席睡在我家院門外,仰望夏夜的滿天繁星,一片迷茫。在一聲聲嘆息中,我們漸漸睡去。天剛一放亮,萬超便起身告辭,怎么也挽留不住,揮揮手道一聲再見,從此一去就再無消息。“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萬超兄,別來無恙?!
              未覺池塘春草綠,階前梧葉已秋聲。二十六年,竟是彈指一揮之間。“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回首來路,飄拂于腦際的依舊是青青楊柳,而歲月的霜雪早已染白了我的兩鬢。
      繁華落盡,時光靜好,細水流年。青春,你好;時光,你好!
       

      相關熱詞搜索:匆匆那年

      上一篇:鄧縣縣城印象記
      下一篇:缸撇酒

      分享到: 收藏
      美女没穿衣服的照片